<b id="4kgvx"><address id="4kgvx"></address></b>
    <rp id="4kgvx"><menu id="4kgvx"></menu></rp>
  • <b id="4kgvx"></b>

    林毅夫:全球金融危機正轉變為實體經濟危機
    發表時間: 2009-06-18來源:

     

    世界銀行副行長兼首席經濟學家林毅夫日前在接受記者采訪時指出,目前的全球經濟危機性質已經發生改變,從金融危機逐漸轉變為實體經濟危機。在全球主要經濟體中,中國經濟可能最早見底。

      危機性質已發生變化

        中國證券報:近來各主要經濟體公布的一系列數據有好有壞,但最近市場的樂觀情緒卻在上揚,有觀點認為,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機或許已經觸底。對此您怎么看?

        林毅夫:由于美國等發達經濟體采取了大力度的應對措施,應該講金融市場的崩潰可以避免,但是不是完全穩定或者說觸底,仍有很多不確定性因素。

        這次危機正從金融危機變成實體經濟危機。危機爆發前,美國經濟有6年高速增長,很多投資集中在房地產和制造業,造成產能過大,而現在需求突然下降。這帶來三個方面的問題:一,泡沫破滅,財富減少;二,金融領域的去杠桿化,資金相對減少;三,美國消費和儲蓄必須重新平衡,造成消費進一步減少。

        我覺得現在的危機主要是產能過剩的問題。在產能過剩的情況下,企業投資的機會就少;企業開工狀況、盈利狀況就會不好;盈利狀況不好,就業預期就不好,消費信心就很難真正恢復。這種狀況也會使金融市場無法完全穩定。而金融市場的問題主要是不良資產的問題,但是,產能過剩會加大通貨緊縮的壓力,資產的價格可能會進一步下降,另外,市場需求也會進一步下降,企業盈利狀況進一步下降的話,那不良資產會更多。

        危機進入到目前階段,如果實體經濟的問題沒有得到根本改變,金融市場也很難完全穩定,更何況實體經濟危機還會帶來一系列的社會經濟問題如:失業問題、貿易保護主義問題、社會穩定問題等。

      中國經濟可能最早見底

        中國證券報:在全球主要經濟體中,哪一個經濟體會最先復蘇?

        林毅夫:我認為中國經濟可能最早見底,因為中國的財政狀況較好,外匯儲備較多。另外,中國正采取積極的財政政策應對危機,如果從占GDP的比例來講,我們現在是全世界最大的。另外,中國有應對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的經驗。

        從數據觀察,第一季度的中國工業生產已出現了回升。但是,中國經濟會不會很快地恢復到2008年以前的兩位數的增長,這必須有賴于全球經濟的復蘇。我估計,中國經濟維持7-8%的增幅應該沒問題,今年沒問題,明年也沒有問題。

        中國證券報:那請您預測一下中國經濟復蘇將出現怎樣的態勢?

        林毅夫:我想,這會是小的W型增長,而不會是大的W型。而且中國的經濟增長可能會出現波動,但應該在7-8%之間波動。要恢復到9%以上的增速,這可能需要一段時間,這不是中國一個國家能解決的問題。

        中國還是一個發展中國家,應對目前的危機,中國相對來講是游刃有余,因為財政有盈余,外匯儲備龐大,讓決策者有很大的政策空間。中國本身經濟的發展,就是對世界經濟最大的貢獻。一方面中國發展了,對世界財富增加就多,對世界貧困的解決貢獻就大;另一方面,中國經濟發展后,就會給其他國家提供市場和機遇。

        當前國際貨幣體系應改革

        中國證券報:目前,有觀點認為應該建立新國際儲備貨幣以替代美元,這其實都牽涉到美元的匯率變動問題。您怎么看中國在美國投資的風險問題?另外,應該怎樣改革當前的國際貨幣體系?

        林毅夫:目前來講,美國還是全球最大的經濟體,美國經濟如何實現穩定,怎么渡過難關,是全球的頭等大事。美國經濟實現穩定、渡過難關,對美國、對世界、對中國都非常重要。這是我們在思考問題的時候,必須首先要有的清醒認識。

        中國購買了大量美國國債。其中的風險,不在于美國會賴賬,因為它是一個儲備貨幣國家,它還可以印鈔票來還錢。問題在于幣值的問題,但短期來看,美元匯率還上揚,這里面有它的原因。

        首先,在金融危機來臨之前,美國企業高度杠桿化,很多資金流到國外去,現在金融機構為了自保,去杠桿化,所以資金回流,這樣對美元需求就大。

        第二,這是全球性的危機,美國固然遭遇危機,其他國家同樣遭遇危機,日本經濟今年下滑幅度預計在5-6%,歐洲國家下滑在4-5%,美國相對下滑幅度要小。從這個角度看,美國經濟相對安全,所以很多錢回流到美國來。

        但在這次金融危機中,美國大量印刷鈔票,長期來講美元是看跌的。如果這樣的話,美元就會失去人們對其作為儲備貨幣的信心。

        到底什么樣的國際儲備貨幣體系比較好,這是值得探討的問題。第二次世界大戰后,美國經濟占到了世界經濟比重的50%,美元是國際貿易領域最通用的貨幣,所以美元就自然成為儲備貨幣。從未來說,美國經濟在世界經濟的比重將會下降,歐盟目前的經濟規模和美國差不多,中國經濟比重則會不斷增加。因此,未來美元的地位跟在二戰剛結束時會大不一樣。

        將來如果IMF特別提留權(SDR)成為國際儲備貨幣,也會帶來一些問題。像在這次危機中存在的Too big to fail(大得不能倒)的問題。美國是世界最大的經濟體,即使它的宏觀經濟沒管理好,外界也不可能允許它崩潰,國際社會也必須花費巨額國際儲備貨幣來解決美國問題。

        至于將來形成一個什么樣國際貨幣體系,各界應該將問題拿到桌面上來,共同討論,集思廣益。

      不應炒作人民幣問題

        中國證券報:在不久前的《華盛頓郵報》上,您和世界銀行行長佐利克共同發表文章,呼吁中美建立G2體系。您能談一下這篇文章出爐的背后嗎?

        林毅夫:目前的金融危機,各主要經濟體必須要實行積極財政政策,中美兩國是最有可能以比較大的力度來實施積極財政政策的。

        而從另一個方面來說,就是當時提出這個概念,是因為金融危機爆發后許多聲音還在談人民幣匯率的問題。但實際上中美兩國經濟失衡的問題,不是匯率造成的,而是結構性的問題。

        所以發表這篇文章,就是以正視聽,讓大家不要只看問題的表象,而應該看到本質。把這些問題都歸罪于人民幣匯率,不僅不能解決問題,而且會使危機進一步惡化。

        我認為,其實在2003年后,就應該認定中美兩國經濟失衡是結構性的問題。如果不是炒作人民幣匯率,也許當時就可采取措施來解決這個結構性的問題。

        在現在金融危機中,如果還在談匯率問題,如果人民幣因此大量升值,中國失業率會大量增加,當然對中國不利;但美國進口產品價格會更貴,也會加劇危機,增加美國失業率。

        我們應該看到問題的實質,所以當時我和佐利克寫這篇文章,就是希望大家對人民幣匯率問題有清醒的認識,并對癥下藥。(

    責任編輯:和諧中國網
    亚洲全黄无码一级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