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4kgvx"><address id="4kgvx"></address></b>
    <rp id="4kgvx"><menu id="4kgvx"></menu></rp>
  • <b id="4kgvx"></b>

    談方:總拿“高大全”說話 是不愿做好人的借口
    發表時間: 2014-01-18來源:

    北京晚報:攙扶老人風險基金首設人談方
    總拿“高大全”說話 是不愿做好人的借口


     

      和人們傳統觀念中“默默做事”的公益人士相比,談方似乎顯得過于高調。這位創辦“中國好人網”的華南師范大學教授,對媒體幾乎來者不拒。55歲的他沙啞著嗓子一遍遍講述著團隊理念,經常一講就是一天。
     

         可他依然認為,目前的這些宣傳還“遠遠不夠”。
     

         2012年8月7日,湖南湘潭王培軍因攙扶老太而遭遇連環索賠后服毒身亡。
     

         2013年最后一天,廣東東源縣村民吳偉青,扶起摔倒老人,反被索要數十萬元賠償。巨大壓力下,他選擇投水自殺以證清白。近日,老人首次承認系自己摔倒——在吳偉青離世之后。
     

         “你說宣傳得夠嗎?好人網就在廣東,我們廣東的人都不知道,不然至少能給我們一個機會去幫助他,是不是?”
     

         每月還著4000元的房貸,60歲才能還清,卻為素不相識的人捐出了26萬。談方的理由很簡單,“我就是見不得好人受委屈。”
     

         經歷
     

         臺上講孔繁森,臺下學生嘻嘻地笑
     

         大學里的思想政治課,總是很難教的。
     

         1986年碩士畢業,從在高校執教思想政治那一天起,談方就深刻體會到了這一點。他在上面講孔繁森、焦裕祿、任長霞,學生在下面嘻嘻地笑,甚至嗤之以鼻,“身邊哪有這樣的人啊,不相信。”
     

         這種狀況伴隨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嚴重,“孩子們都不愿意去了解,就毫無根據地否認已經客觀存在的好人”。作為教育者,談方無奈又糾結。
     

         但他更多的是理解,并深感自己責任重大。“社會上陰暗面太多,他看一眼,覺得現實和學校里講的相背離,不認同。這是我們教育者的錯,是大人、社會、國家的錯。”
     

         怎么辦?只能是行動,改變傳統思想道德教育的內容、模式、方法。“你說沒好人,我就帶你去社會上,看看身邊的好人。”
     

         2008年5月19日,“中國好人網”創辦。年底,為了傳達好人網的理念,也讓學生近距離感受,談方組織了首次公益活動,也是思想教育的一次實踐課程——尋找并幫助在汶川地震中,四次把全部乞討所得捐出的殘疾乞丐龔忠誠。他帶著100多名學生走上廣州街頭,拉橫幅、散傳單,為龔忠誠送去募集到的幾百元捐款和一些衣物。
     

         這樣的大陣仗,“作秀”、“搏出位”、“沽名釣譽”……種種質疑“順理成章”洶涌而來。“我準備好了,剛開始,太正常。這些都是激勵,警醒我們不要變成那樣的人。我相信堅持下去,懷疑甚至罵我們的絕大多數人,都會理解甚至加入到隊伍之中。”
     

         他們也在這樣做著:為在車禍中救出12人的湖南農民劉桂華捐款治??;救助云南滇池衛士張正祥;替受傷的救災志愿者黃慶武還債……5年半,“中國好人網”幫了200多位好人,在全國建立起40多個分支機構,志愿者超過16000人。
     

         更令人欣慰的是學生們的改變——“學大道理,不如真的去社會實踐”;“我受到了心靈的洗禮”;“這段經歷我一生都忘不了”……年輕人寫下的肺腑之言,讓談方時時動容。
     

         “被冤枉時沒有一種力量能夠很快去改變,那這個社會就不理想”
     

         2011年3月5日,由談方提議,并自己捐出兩萬元,“中國好人網”成立了在外界看來本身就極具風險的“風險基金”——“攙扶老人風險基金”。

         “攙扶老人有風險”彼時已成為嚴重的社會問題,在談方看來,這在有著五千年尊老愛幼傳統美德的中國太不正常也太不應該。“好人網存在的意義和價值就是要幫助好人,那現在這個社會做好人有風險,就要幫啊。打官司,我們有公益律師,失敗了,我們用基金替他賠。”

         2011年9月,武漢一位80多歲的老軍醫摔倒在地無人攙扶,鼻血堵塞致死。一輩子救死扶傷,卻這樣悲慘離世,對社會震撼巨大。9月3日、5日、8日,中央電視臺《新聞1+1》等欄目三次連線談方,將“攙扶老人風險基金”帶到了全國觀眾面前。

         依然是爭議和質疑,卻也有了支持者。一位化名“劉永泰”的先生,非常認同談方團隊倡導“好人有好報”的理念,第一次就給“攙扶基金”捐了15萬元,并先后總計為“好人網”捐出50多萬。這兩年,“中國好人網”好人基金每年收到的捐贈能達到100萬元。
     

         “現在的社會環境很不夠,你可以不做好人,但你不能冤枉好人。特別在好人被冤枉的時候,沒有一種力量能夠很快去改變,那這個社會就不理想。”盡管存在諸多不滿,但談方認為抱怨沒有用,重要的是行動。“別的做不了,我做能做的。”
     

         浙江小伙吳俊東駕駛三輪摩托車超車,發現身后兩位騎電動車的老人摔倒,扶起老人后他們卻認定是吳俊東剮蹭導致翻車的。吳俊東在法院二審判決他承擔70%的賠償責任后,求助于中國好人網。談方兩次帶著中國好人網公益律師團前往浙江金華、杭州免費為吳俊東打官司。在省高院維持原判后,“攙扶基金”替他賠償了7萬多元。而類似吳俊東這樣的人,“攙扶基金”已經幫助了50個。
     

         算上母親、妹妹、兒子等,談方一家捐出了30多萬元。“我父親曾經把幾年才有一次的提工資機會讓給困難的同事,我上學的年代,人人都在學雷鋒。了解我的成長背景和家庭,就不會奇怪為什么今天我會做這種事。”
     

         兒時的談方曾和父母回鄂州老家,路上淋了雨。一進門,老鄉們都圍過來囑咐,“喝點姜湯”。他們就是最簡單直接的好人,這種淳樸和善良,永遠溫暖著談方的記憶。
     

         對話
     

         “哎,那些人很‘高大全’,我們做不起啊”

         北京晚報:理論思想教育效果一般,是不是因為榜樣太過“高大全”,離普通人太遠?
     

         談方:這是由兩方面原因造成的。一是我們在宣傳好人時,存在著片面性、方法不當的問題。比如焦裕祿、任長霞,內容是好的,但因為傳統課堂上的說教,講的都是離現實世界比較遠的東西,學生可能就不太接受。
     

         但從另一個角度來說,我個人認為過去對許多榜樣人物的宣傳,也并不完全是“高大全”的。比如雷鋒,他不就是攙扶老人嗎,不就是在列車上給別人倒點水嗎?他存錢有結余,也不是吃不飽穿不暖去捐款。他還有皮箱有手表呢,還有自己好的物質享受呢。
     

         在這種情況下,拿“高大全”說事兒,是我們的道德思想滑坡之后,把跟過去的宣傳有點關系,但不是絕對關系的這些東西給夸大,變成現在自己不想做好人的一種理由。“哎,那些人很‘高大全’,我們做不起啊。”所以總拿“高大全”說話,其實在某種程度上是人們不認同好人,不愿意去做好人的一種借口。
     

         “司法是保護社會正義和好人的最后一道屏障”
     

         北京晚報:“攙扶基金”幫助的人,都是確定受到冤枉的嗎?
     

         談方:現在幫助的50個人,不全是受冤枉的。有的是受冤枉的,有的是攙扶老人后有困難的,有的是應該獎勵的。還有很多我們接受了請求、申訴,但最后沒有幫助的人。因為他所提供的材料不足以說明他是在做好事,更不能說受冤枉了,我們也不能亂幫。當然沒幫并不是說這些人是壞人,只是他沒辦法提供充足的證據。
     

         北京晚報:你曾說過,你的理念是“哪怕援助了真正的撞人者,也是為了弘揚正氣不得不付出的代價。”
     

         談方:我是認為,錯了,也沒關系。因為我們不是“隨便錯”,我相信我們的團隊在今天的中國社會里還是比較優秀的,而且我們是非常非常認真的。在這種比較優秀、非常認真的情況下還出錯,那是不得已,難以避免的,除非不做事。
     

        打個比喻,疫苗,全世界的疫苗安全率都不是百分之百,不能因為有風險就否定它,這是讓更多人獲得健康不得不付出的代價。
     

         北京晚報:即便你們能夠鼓勵更多的人義無反顧地加入到助人為樂的行列中來,訛人的老人就會隨之變少嗎?會不會更多的人去扶老人,同時更多的人受到被訛的傷害呢?
     

         談方:這個不用擔心?;鹌鸬搅撕魡?、示范、推動的作用,事實上已經改變不少了。比如昆明就公開承諾,市民因攙扶摔倒老人被訛,由此產生的費用將由昆明市文明辦申請愛心專項基金進行埋單。
     

         最重要的是,除了在道德層面上推動,我們最終一定要推動司法的改善。司法是保護社會正義和好人的最后一道屏障,如果堅守“誰主張誰舉證”原則的話,因攙扶老人被訛的人會越來越少,訛人的人不但不能得逞,還要付出代價。
     

         兩年前我在電視臺做節目,主持人、警察都說,“你說不是你撞的,那你拿證據出來,沒有證據不好辦啊。”我當時就急了,我說“你們都錯了!完全不能讓被告拿證據,要讓原告拿證據,這是一個起碼的司法訴訟原則。”
     

         現在全國形成一種普遍的說法,就是在攙扶老人之前,一定要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拍照,打120打110……否則不能動啊。這不但跟司法原則相背離,更讓很多人不敢去做。沒有攝像頭,也沒有人,怎么辦?讓好人太多顧慮而裹足不前了。
     

         其實只要司法堅守最基本的“誰主張誰舉證”原則,就完全不用上述這樣自證清白了。你盡管大膽做好事,萬一司法不堅守這個原則,或者有人混淆是非,也不要害怕,請找我們中國好人網,給我們一次回報你的機會。即便是敗訴了, “攙扶基金”還可以幫你賠錢。我相信國家司法和社會道義的共同結合,足以能夠化解“攙扶老人被冤”的風險。
     

         主筆 魏婧 插圖 宋溪

    責任編輯:和諧中國網
    亚洲全黄无码一级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