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4kgvx"><address id="4kgvx"></address></b>
    <rp id="4kgvx"><menu id="4kgvx"></menu></rp>
  • <b id="4kgvx"></b>

    《沉思錄》使你的智慧僅僅用于正直地行動
    發表時間: 2010-07-23來源:

     

        使你的智慧僅僅用于正直地行動

        考慮一下例如維斯佩申的時代,你將看到所有這些事情:人們婚育、生病、死亡、交戰、飲宴、貿易、耕種、奉承、自大、多疑、陰謀、詛咒、抱怨、戀愛、聚財、欲求*和王者的權力。而這些人的生活現在已全然不復存在了。再回到圖拉真的時代,所有的情況也是一樣,他們的生命也已逝去。也以同樣的方式觀察一下別的時代和整個民族,看看有多少人在巨大的努力之后很快就倒下了,分解為元素。但是你應當主要想想那些你自己熟知的人們,他們使自己分心于無益的事情,而不知道做合乎他們恰當的結構的事情,由此你堅定地堅持自己的結構,滿足于它。在此有必要記住,給予一切事物的注意,有它自己恰當的價值和比例。因為這樣你將不會不滿足,只要你不過度地使自己注意小事。

        先前熟悉的詞現在被廢棄了,同樣,那些過去名聲赫赫的人的名字現在也在某種程度上被忘卻了,克米勒斯、愷撒、沃勒塞斯、利奧拉圖斯以及稍后的西皮奧、加圖,然后是奧古斯都,還有赫德里安和安東尼。因為所有的事情很快就過去了,變成僅僅一種傳說,完全的忘記亦不久就要覆蓋它們。我說的這些也適用于那些以各種奇異的方式引人注目的人,至于其余的人,一旦他們呼出了最后一口氣,他們就死去了,沒有人說起他們??偠灾?,甚至一種永恒的紀念又是什么呢?只是一個虛無。那么,我們真正應該做出認真努力的是什么呢?只有一件事:正直地思想,友善地行動,誠實無欺并陶冶一種性情,即快樂地把所有發生的事情作為必然的、正常的、來自同一個原則和根源的事情來接受。

        自愿地把自己交給克羅托,命運三女神之一,讓她隨其所愿地把你的線紡成無論什么東西吧。

        一切都只是持續一天,那記憶者和那被記憶的東西。

        不斷地觀察所有在變化中被取代的事物,使你習慣于考慮到,宇宙的本性喜歡改變那存在的事物并創造新的類似事物。因為一切現存的東西在某種意義都是那將要存在的東西的種子。但你要僅僅考慮那撒在大地里或子宮里的種子:但這是一個很模糊的概念。

        你已不久于人世,但還沒有使自己樸素單純,擺脫煩惱,還沒有擺脫對被外在事物損害的懷疑,還沒有養成和善地對待所有人的性情,還沒有做到使你的智慧僅僅用于正直地行動。

        考察人們心中的支配部分,甚至那些聰明人的這一部分,看看他們避開什么,追求什么。

        對你是惡的東西并不存在于別人的支配原則之中,也不存在于你的身體的變化和變形之中。那它在什么地方呢?是在你的這一部分。那兒存在著形成有關惡的意見的能力。那么讓這種能力不要形成這種意見,一切就都會正常。如果那最接近于它的可憐的身體被割破、灼傷、化膿和腐爛,也還是要讓那形成對這些事的意見的部分保持安靜,亦即讓它作出這樣的判斷:即能同等地發生于好人和壞人的事情決不是惡。因為,同樣發生于違背自然而生活的人與按照自然而生活的人的事情,既不有悖于也不順應于自然。

        永遠把宇宙看做一個活的東西,具有一個實體和一個靈魂;注意一切事物如何與知覺相關聯,與一個活著的東西的知覺相關聯;一切事物如何以一種運動的方式活動著;一切事物如何是一切存在的事物的合作的原因;也要注意那繼續不斷的紡線和網的各部分的相互關聯。

        你是一個帶軀體的小小靈魂,正像埃比克太德常說的那樣。

        事物經歷變化并不是壞事,而事物由于變化而保持其存在也不是好事。

        時間好像一條由發生的各種事件構成的河流,而且是一條湍急的河流,因為剛剛看見了一個事物,它就被帶走了,而另一個事物又來代替它,而這個也將被帶走。

        每一件發生的事情都像春天的玫瑰和夏天的果實一樣親切并且為人熟知,因為疾病、死亡、誹謗、背叛以及任何別的使愚蠢的人喜歡或煩惱的事情就是這樣。

        這些壞事應當由這樣一些人做是自然的,這是一種必然的事情,如果一個人不允許這樣,就等于不允許無花果樹有汁液。但無論如何要把這牢記在心:你和他都要在一個很短的時間里死去,不久甚至連你的名字都要被人忘卻。

        丟開你的意見,那么你就丟開了這種抱怨:“我受到了傷害。”而丟開“我受到了傷害”的抱怨,這傷害也就消失了。

        那并不會使一個人變壞的東西,也不會使他的生活變壞,不會從外部或內部損傷他。

        那普遍有用的東西的本性不得不如此行。

        把一切發生的事情都看做是正當地發生的事情,如果仔細地觀察,你將發現它就是這樣。我在此不僅是指事物系列的連續性,而且指正當本身,仿佛它是由一個分派給每一事物以價值的人所做的。那么像你開始時那樣觀察,無論你做什么,都參照著善,參照著你將在此意義上被理解為是善的來做它,在一切行動中都貫徹這一點。

        不要對事物抱一種那錯待你的人所抱的同樣意見,或者抱一種他希望你有的意見,而是要按其本來面目看待事物。

        一個人應當總是把這兩條規則作為座右銘:一是僅僅做那支配的和立法的理性能力所建議的有關對待人們利益的事情;另一是如果身邊有什么人使你正確和使你擺脫意見,那就改變你的意見。但這種意見的改變必須僅僅來自某種說服,就像對于何為公正或何為合乎共同利益之類問題的說服一樣,而不是由于它看來令人愉快或能帶來名聲。

        你有理性嗎?我有。那為什么你不運用它呢?是因為當它要你走這條路,你卻希望別的東西嗎?

        你是作為一個部分存在。你將消失于那產生你的東西之中;但更確切地說,你將通過變形而被收回到它的生殖原則中。

        在同一祭壇上的大量乳香:一滴是先前落下的,一滴是后來落下的;而這并不使它們有何區別。

        如果你回到你的原則并崇敬理性的話,過十天你對人們就會像是一個神,而現在你對他們卻像是一頭獸和一只猿。

        不要像仿佛你將活一千年那樣行動。死亡窺伺著你。當你活著,當善是在你力量范圍之內,你行善吧。

        那不去探究他的鄰人說什么、做什么或想什么,而只注意他自己所做的,注意那公正和純潔的事情的人,或者像厄加刺翁所說,那不環顧別人的道德墮落,而只是沿著正直的道路前進的人,為自己免去了多少煩惱??!

        那對身后的名聲有一強烈欲望的人沒有想到那些回憶他的人自己很快也都要死去,然后他們的子孫也要死去,直到全部的記憶都通過那些愚蠢地崇拜和死去的人們而終歸湮滅無聞。但假設那些將記住他的人甚至是永生不死的,因而這記憶將是永恒的,那么這對你又意味著什么呢?我不說這對死者意味著什么,而是說這對生者意味著什么。贊揚,除非它的確有某種用途,此外還是什么呢?由于你現在不合宜地拒絕了自然的這一禮物,而依附于別的一些事物……

        在各方面都美的一切事物本身就是美的,其美是歸于自身的,而不把贊揚作為它的一部分。因此被贊揚就不使一個事物變好或變壞。我堅信這也適用于被平民稱為美的事物,例如,物質的東西或藝術的作品。那真正美的東西除了法則、真理、仁愛或節制之外,不需要任何別的東西。而這些事物哪一個的美是因為它被贊揚才美,或者譴責會使它變丑呢?像祖母綠或者黃金、象牙、紫袍、七弦琴、短劍、鮮花和樹叢這樣的東西,難道沒受到贊揚就會使它們變壞嗎?

        如果靈魂繼續存在,大氣怎么無窮地容納它們呢?——然而大地又怎樣容納那些古往今來被埋葬的人的尸體呢?在此正像這些尸體在保持一段時間之后變化一樣,不論它們變成什么樣子,它們的分解都為別的尸體騰出了空間,那移入空氣中的靈魂也是如此,在繼續生存一段時間之后就被改變和分解了,通過融入宇宙的一種再生的智慧而獲得一種如火焰一樣的性質,以這種方式為到達那里的具肉的靈魂騰出地方。這就是一個人對靈魂繼續存在的這種假設可能給出的回答。但是我們不僅必須考慮如此被埋葬的尸體的數目,而且要考慮每天被我們吃掉的動物以及別的肉食動物的數目。因為,被消費的是多大一個數目啊,這樣,它們就以某種方式被埋葬在那些以它們為食的人的身體中!不過大地依然通過把身體化為血,化為如空氣或火焰一般的元素而接受它們。

        在這件事上怎樣探究才能接觸到真理呢?通過劃分質料和形式因。

        不要思緒紛亂,而是在每個行動中都尊重正義,對每一印象都堅持運用領悟或理解的能力。

        啊,宇宙,一切與你和諧的東西,也與我和諧。那于你是恰如其時的一切事情,對我也是恰如其時。啊,自然,你的季節所帶來的一切,于我都是果實:所有事物都是從你而來,都復歸于你。詩人說,親愛的西克洛普之城①;我不是也要說,親愛的宙斯之城?

        哲學家說,如果你愿意寧靜,那就請從事很少的事情。但是想一想是否這樣說更好:做必要的事情,以及本性合群的動物的理性所要求的一切事情,并且像所要求的那樣做。因為這不僅帶來由于做事適當而產生的寧靜,而且帶來由于做很少的事而產生的寧靜。因為我們所說和所做的絕大部分事情都是不必要的,一個人如果取消它們,他將有更多的閑暇和較少的不適。因而一個人每做一件事時都應當問問自己:這是不是一件必要的事情?一個人不僅應該取消不必要的行為,而且應該丟棄不必要的思想,這樣,無聊的行為就不會跟著來了。

        試著如何使善良的人的生活適應于你,即這樣的人的生活:他滿足于他從整體中得到的一份,滿足于他自己的公正行為和仁愛品質。

        你見過那些事情嗎?也要注意觀察一下事情的另一面。不要擾亂你自己。要使你十分單純。有什么人對你行惡嗎?那他也是對他自己行惡。有什么事對你發生嗎?好,那亙古以來就從宇宙中發生的一切是分配給你和為你紡織的??傊?,你的生命是短促的。你必須借助理智和正義而專注于利用現在,在你的放松中保持清醒。

        這要么是一個秩序井然的宇宙,要么是一團胡亂聚在一起的渾沌,但仍然是一個宇宙。但怎么可能在大全中無秩序,而在你之中卻存在某種秩序呢?當所有事物都如此分離、分散和共振時,在你之中也保持某種秩序。

        一種兇惡的品格,一種懦弱的品格,一種頑固的品格,殘忍的、稚氣的、動物的、笨拙的、虛偽的、下流的、欺詐的、專橫的。

        如果他對宇宙是一個不知道其中有什么的局外人,那么他也是一個不知道其中在進行什么的局外人。他是一個回避社會理性的逃亡者;是一個關閉理解之門的盲人,是一個需要別人而非從自身中汲取對生活有用的所有東西的可憐蟲。他是宇宙間的一個贅物,通過不滿于發生的事情使自己撤離和分隔于我們共同本性的理性,因為正是同一本性產生了這些事情,也產生了他:他是從國家裂出的一塊碎片,使自己的靈魂同那融為一體的各個理性動物的靈魂分開。

        一個是沒有一件緊身外衣的哲學家,另一個是沒有一本書的人,這后一種人也是一個*的人。他說,我沒有面包,我與理性同在。——我不從我的學識中獲取衣食,我與我的理性同在。

        熱愛你所學的藝術吧,不管它可能是多么貧乏,滿足于它,像一個以他整個的身心、全部的所有信賴神的人一樣度過你的余生,使你自己不成為任何人的暴君也不成為任何人的奴隸。#p#副標題#e#

        使你的智慧僅僅用于正直地行動

        考慮一下例如維斯佩申的時代,你將看到所有這些事情:人們婚育、生病、死亡、交戰、飲宴、貿易、耕種、奉承、自大、多疑、陰謀、詛咒、抱怨、戀愛、聚財、欲求*和王者的權力。而這些人的生活現在已全然不復存在了。再回到圖拉真的時代,所有的情況也是一樣,他們的生命也已逝去。也以同樣的方式觀察一下別的時代和整個民族,看看有多少人在巨大的努力之后很快就倒下了,分解為元素。但是你應當主要想想那些你自己熟知的人們,他們使自己分心于無益的事情,而不知道做合乎他們恰當的結構的事情,由此你堅定地堅持自己的結構,滿足于它。在此有必要記住,給予一切事物的注意,有它自己恰當的價值和比例。因為這樣你將不會不滿足,只要你不過度地使自己注意小事。

        先前熟悉的詞現在被廢棄了,同樣,那些過去名聲赫赫的人的名字現在也在某種程度上被忘卻了,克米勒斯、愷撒、沃勒塞斯、利奧拉圖斯以及稍后的西皮奧、加圖,然后是奧古斯都,還有赫德里安和安東尼。因為所有的事情很快就過去了,變成僅僅一種傳說,完全的忘記亦不久就要覆蓋它們。我說的這些也適用于那些以各種奇異的方式引人注目的人,至于其余的人,一旦他們呼出了最后一口氣,他們就死去了,沒有人說起他們??偠灾?,甚至一種永恒的紀念又是什么呢?只是一個虛無。那么,我們真正應該做出認真努力的是什么呢?只有一件事:正直地思想,友善地行動,誠實無欺并陶冶一種性情,即快樂地把所有發生的事情作為必然的、正常的、來自同一個原則和根源的事情來接受。

        自愿地把自己交給克羅托,命運三女神之一,讓她隨其所愿地把你的線紡成無論什么東西吧。

        一切都只是持續一天,那記憶者和那被記憶的東西。

        不斷地觀察所有在變化中被取代的事物,使你習慣于考慮到,宇宙的本性喜歡改變那存在的事物并創造新的類似事物。因為一切現存的東西在某種意義都是那將要存在的東西的種子。但你要僅僅考慮那撒在大地里或子宮里的種子:但這是一個很模糊的概念。

        你已不久于人世,但還沒有使自己樸素單純,擺脫煩惱,還沒有擺脫對被外在事物損害的懷疑,還沒有養成和善地對待所有人的性情,還沒有做到使你的智慧僅僅用于正直地行動。

        考察人們心中的支配部分,甚至那些聰明人的這一部分,看看他們避開什么,追求什么。

        對你是惡的東西并不存在于別人的支配原則之中,也不存在于你的身體的變化和變形之中。那它在什么地方呢?是在你的這一部分。那兒存在著形成有關惡的意見的能力。那么讓這種能力不要形成這種意見,一切就都會正常。如果那最接近于它的可憐的身體被割破、灼傷、化膿和腐爛,也還是要讓那形成對這些事的意見的部分保持安靜,亦即讓它作出這樣的判斷:即能同等地發生于好人和壞人的事情決不是惡。因為,同樣發生于違背自然而生活的人與按照自然而生活的人的事情,既不有悖于也不順應于自然。

        永遠把宇宙看做一個活的東西,具有一個實體和一個靈魂;注意一切事物如何與知覺相關聯,與一個活著的東西的知覺相關聯;一切事物如何以一種運動的方式活動著;一切事物如何是一切存在的事物的合作的原因;也要注意那繼續不斷的紡線和網的各部分的相互關聯。

        你是一個帶軀體的小小靈魂,正像埃比克太德常說的那樣。

        事物經歷變化并不是壞事,而事物由于變化而保持其存在也不是好事。

        時間好像一條由發生的各種事件構成的河流,而且是一條湍急的河流,因為剛剛看見了一個事物,它就被帶走了,而另一個事物又來代替它,而這個也將被帶走。

        每一件發生的事情都像春天的玫瑰和夏天的果實一樣親切并且為人熟知,因為疾病、死亡、誹謗、背叛以及任何別的使愚蠢的人喜歡或煩惱的事情就是這樣。

        在事物的系列中,跟在后面的總是與在前面的那些恰恰配合,因為這系列并不像一些無關聯的事物的單純列舉,僅只有必然的次序,而是一種合理的聯系:正如一切存在的事物都被和諧地安排在一起一樣,新出現的事物不僅表現出繼續,并且表現出某種奇妙的聯系。

        始終記住赫拉克利特所說:土死變水,水死變氣,氣死變火,然后再倒過來。也想想那忘記了路向何處去的人,想想他們與他們最常接觸的人的爭吵,想想支配宇宙的理性,以及每日發生的似乎對他們是陌生的事情;考慮我們不應當像仿佛我們睡著一般行動和言語(因為甚至在睡眠時我們也有言行); 我們不應當像從父母學習的孩子一樣,僅僅因為我們被教誨而這樣行動和言語。

        如果有神告訴你,你將明天死去,或肯定在后天死去,你將不會太關心是否是明天還是后天,除非你確實是精神極其貧乏,因為這差別是多么微小??!所以,不要把按你能提出的許多年時間后死去而非明天死去看成什么大事。

        不斷地想這些事:有多少醫生在頻繁地對病人皺攏眉頭之后死去;有多少占星家在提前很久預告了別人的死亡之后也已死去;又有多少哲學家在不斷地討論死亡或不朽之后死去;多少英雄在殺了成千上萬人之后死去;多少暴君,仿佛他們是不死的一樣,在以可怕的蠻橫手段使用他們對于人們生命的權力之后死去;又有多少城市,比如赫利斯、龐培、赫庫萊尼恩以及別的不可計數的城市被完全毀滅。再把你知道的所有人一個接一個地加在這上面,一個人在埋葬了別人之后死了,另一個人又埋葬了他:所有這些都是發生在一段不長的時間里??傊?,要始終注意屬人的事物是多么短暫易逝和沒有價值,昨天是一點點黏液的東西,明天就將成為木乃伊或灰塵。那么就請自然地通過這一小段時間,滿意地結束你的旅行,就像一棵橄欖成熟時掉落一樣,感激產生它的自然,謝謝它生于其上的樹木。

        要像峙立于不斷拍打的巨浪之前的礁石,它巍然不動,馴服著它周圍海浪的狂暴。

        我是不幸的,因為這事對我發生了。——不要這樣,而是想我是幸福的,雖然這件事發生了,因為我對痛苦始終保持著自由,不為現在或將來的恐懼所壓倒。因為像這樣的一件事可能對每一個人發生,但不是每一個人在這種場合都始終使自己免于痛苦。那么為什么不是一件幸事而是一個不幸對我發生呢?你在所有情況下都把那并不偏離人的本性的東西稱為一個人的不幸嗎?一個事物,當它并不違反人的本性的意志時,你會把它看成對人的本性的偏離嗎?好,你知道本性的意志,那這發生的事情將阻止你做一個正直、高尚、節制、明智和不受輕率的意見和錯誤影響的人嗎?難道它將阻止你擁有節制、自由和別的一切好品質嗎?人的本性正是在這些品質中獲得所有屬它自己的東西。記住在任何可能使你煩惱的場合都采用這一原則:即這并非是一個不幸,而高貴地忍受它卻是一個幸運。

        通過重溫那些緊緊抓住生命的人,對于蔑視死亡來說是一個通俗卻仍不失為有用的幫助。他們比那些早死的人獲得了更多的東西嗎?他們肯定最終仍得躺在什么地方的墳墓里??说纤箒啽R斯、費比厄斯、朱利安盧斯、萊皮德斯或任何類似于他們的人,他們埋葬了許多人,然后是自己被埋葬??傊?,生與死之間的距離是很短的,仔細想一下吧,生命是帶著多少苦惱,伴隨著什么樣的人,寄寓于多么軟弱的身體而艱難地走過這一距離的,那么就不要把壽命看做是一件很有價值的東西,看一看在你之后的無限時間,再看看在你之前的無限時間,在這種無限面前,活三天和活三代之間有什么差別呢?

        總是走直路,直路是自然的,相應地說和做一切符合健全理性的事情。因為這樣一個目標使一個人擺脫苦惱、戰爭及所有的詭計和炫耀。#p#副標題#e#

        遵從你自己的和共同的本性

        早晨當你不情愿地起床時,讓這一思想出現——我正起來去做一個人的工作。如果我是要去做我因此而存在,因此而被帶入這一世界的工作,那么我有什么不滿意呢?難道我是為了躲在溫暖的被子里睡眠而生的嗎?——但這是較愉快的。——那你的存在是為了獲取快樂,而全然不是為了行動和盡力嗎?你沒有看到小小的植物、小鳥、螞蟻、蜘蛛、蜜蜂都在一起工作,從而有條不紊地盡它們在宇宙中的職分嗎?你不愿做一個人的工作,不趕快做那合乎你本性的事嗎?——但休息也是必要的。——休息是必要的,但自然也為這確定了界限,她為吃喝規定了界限,但你還是越過了這些限制,超出了足夠的范圍;而你的行動卻不是這樣,在還沒有做你能做的之前就停止了。所以你不愛你自己,因為,如果你愛,你就將愛你的本性及其意志。那些熱愛他們各自的技藝的人都在工作中忙得精疲力盡,他們沒有洗浴,沒有食物;而你對你的本性的尊重卻甚至還不如雜耍藝人尊重雜耍技藝、舞蹈家尊重舞蹈技藝、聚財者尊重他的金錢,或者虛榮者尊重他小小的光榮。這些人,當他們對一件事懷有一種強烈的愛好時,寧肯不吃不睡也要完善他們所關心的事情。而在你的眼里,難道有益于社會的行為是討厭的,竟不值得你勞作嗎?

        這是多么容易?。旱种坪颓宄磺辛钊丝鄲阑虿贿m當的印象,迅速進入完全的寧靜。

        判斷每一符合你本性的言行,不要受來自任何人的譴責或話語的影響,而如果做或說一件事是好的,不要把它想做對你是無價值的。因為那些人有他們特殊的指導原則,遵循著他們特殊的活動,你不要重視那些事情,而是直接前進,遵從你自己的本性和共同的本性,遵循兩者合而為一的道路。

        我按照本性經歷所發生的事情,直到我倒下安息,直到我呼出的氣息化為我每日吸入的那種元素,直到我倒在這塊大地上——我的父親從它收集種子,我的母親從它獲得血液,我的奶媽從它吸取奶汁,在許多年里我從它得到食物和飲料的供應;當我踐踏它,為許多的目的濫用它時,它默默地承受著我。

        你說,人們不能欣賞你的機智——就算是這樣,但也有許多別的事情是你不能這樣說的,有許多事情是我先天不適合的。那么展示那些完全在你力量范圍內的品質吧:真誠,嚴肅,忍受勞作,厭惡快樂,滿足于你的份額和很少的事物,仁慈,坦白,不愛多余之物,免除輕率的慷慨。你沒有看到你馬上能展示多少品質嗎?那些品質都是你沒有借口說是天生無能或不適合的,你還愿意使自己保留在標準之下嗎?難道你是先天就不健全以致不能不抱怨、吝嗇、諂媚、不滿于你可憐的身體、試圖取悅于人,出風頭和內心緊張不安嗎?不,的確,你本來可以早就從這些事情中解脫出來了,除非你的理解力的確天生就相當遲鈍和麻木,但你也必須在這方面訓練自己,不忽視它也不以你的遲鈍為樂。

        有一個人,當他為另一個人做了一件好事,就準備把它作為一種施惠記到他的賬上。還有一個人不準備這樣做,但還是在心里把這個人看做是他的受惠者,而且他記著他做了的事情。第三個人在某種程度上甚至不知道他所做的,他就像一株生產葡萄的葡萄藤一樣,在它一旦結出它應有的果實以后就不尋求更多的東西。一匹馬在它奔跑過,一只狗在它追獵過,一只蜜蜂在它釀造蜜以后也是這樣,所以一個人在他做了一件好事之后,也不應要求別人來看,而是繼續做另一件好事,正像一株葡萄藤在下一個季節繼續結果一樣。——那么一個人必須以某種方式如此行動且不注意它嗎?——是的。——但這也是必要的,即觀察一個人正在做的事情。因為,可以說,察知他正以一種有益社會的方式工作,并的確希望他的社會同伴也察知他是社會動物特征。——你說得對,但你并沒有理解現在所說的:因此你將成為我前面說過的那些人中的一個,因為甚至他們也因理性的某種展示而誤入歧途。但如果你愿意理解現在所說的話的意義,就不要害怕你將因此忽略任何有益社會的行為。

        雅典人中的一個祈禱是:降雨吧,降雨吧,親愛的宙斯,使雨降落到雅典人耕過的土地上,降落到平原上。——我們確實不應當祈禱,不然就應以這種簡單和高貴的方式祈禱。

        正像我們一定理解這樣的話:愛斯庫拉普①給這個人開藥方,讓他練騎馬或洗冷水浴或赤足走路,同樣我們也一定理解這樣的話:宇宙的本性給這個人開藥方,讓他生病、損折肢體,喪失或別的這類事情。因為在前一種情況里,開藥方的意思是這樣的,他為這個人開藥方是作為適于獲得健康的東西;在后一種情況里它的意思則是:對每個人發生(或適合于他)的事情,都是以某種方式為他確定的,是與他的命運相適應的。因為這就是我們所謂事情對我們合適,正像工匠把石頭相互適合地聯結起來時,說墻壁上或金字塔里的方塊石頭合適一樣。因為這整個就是一個適合、和諧。正如宇宙之成為這樣的一個物體,乃是由所有個別的物體構成的,同樣,必然性(命運)之成為這樣一個原因,乃是由于所有的實在的個別原因造成。甚至那些完全無知的人也了解我的意思,因為他們說:它(必然性、命令)給這樣一個人帶來這樣的事情。——那么,就是這件事帶給了他,這件事作為藥方開給了他。那么,我們就連同愛斯庫拉普的藥方接受這些事情吧!在他的開方中當然也有許多并不一致,但由于希望健康,我們都接受了。各樣事情的完滿與成就——這種為共同的本性斷定是好的東西,你也把它斷定為與你的健康屬于同類的吧!要接受每一件發生的事情,即使它看來不一致,因為它導致宇宙的健康與宙斯(宇宙)的成功和幸福。因為宙斯帶給任何人的,如果不是對整體有用,就不會帶給他了。不論是什么東西,它的本性都不會引起任何與它所支配的東西不相合的事情。因此,你有兩個理由應該滿足于對你發生的事情,第一,因為它是為你而做的,是給你開的藥方,并且在某種程度上它對你的關聯是源于與你的命運交織在一起的那些最古老的原因;第二,因為即使那個別地降臨于每個人的,對于支配宇宙的力量來說也是一種幸福和完滿的原因,甚至于就是它繼續存在的原因。如果你從各個部分或各個原因的聯結與繼續中間打斷任何事情,整體的完整就破壞了。而當你不滿意并且以某種方式企圖消滅什么事物時,你確是力所能及地把它打斷了。

        如果你根據正確的原則沒有做成一切事時,不要厭惡,不要沮喪,也不要不滿;而是在你失敗時又再回去從頭做起,只要你所做的較大部分事情符合于人的本性,就滿足了,熱愛你所回到的家園,但不要回到哲學仿佛她是一個主人,而是行動得仿佛那些眼疼的人用一點海綿和蛋清,或者像另一個人用一塊膏藥,或用水浸洗一樣。因為這樣你將不在遵守理性方面失敗,你將在它那里得到安寧。記住,哲學僅要求你的本性所要求的事情,而你卻有那不符合本性的別的什么東西。——你可能反對說,為什么那件事比你正做的這件事更使人愉悅呢?——但這不正是因為快樂在欺騙我們嗎?再考慮是否慷慨、自由、樸素、鎮靜、虔誠不更令人愉悅。當你想到那依賴于理解和認識能力的一切事物的有保障和幸福的過程,有什么比智慧本身更令人愉悅呢?

        事物是在如此一種包圍之中,以致在哲學家們(不是少數的也不是那些普通的哲學家)看來是完全不可解的,甚至對斯多葛派哲學家本身來說也是難于理解的。所有我們的同意都在變動不居之中,從不改變的人哪兒有呢?那么把你的思想帶到對象本身,考慮它們的存在是多么短促而無價值吧,它們可能是為一個卑鄙的可憐蟲,或一個娼妓、一個強盜所占有。然后再想想那些和你生活在一起的人們的道德水平,即使容忍他們中最令人愉悅的人也是幾乎不可能的,更不必說容忍一個幾乎不能容忍自己的人了。那么在如此的黑暗和骯臟中,在如此不斷流動的實體和時間、運動和被推動的物體的急流中,有什么值得高度贊揚甚或值得認真追求的對象呢?我想象不出有這樣的對象。反之,順應自身,等待自然的分解,不為延緩而煩惱,卻是一個人的義務,但僅僅使你在這些原則中得到安寧吧:一是對我發生的一切事情都是符合宇宙的本性的;二是決不違反我身外和身內的神而行動是在我的力量范圍之內,因為沒有人將迫使我違反。

        我現在要把我自己的靈魂用于什么事情上呢?在任何場合我都必須問自己這個問題,我在我的這一被稱為支配原則的部分中擁有什么呢?我現在擁有誰的靈魂呢?是一個孩子的靈魂?抑或一個年輕人、一個軟弱的婦人、一個暴君、一個家畜、一個野獸的靈魂?

        我們甚至可以從這個問題學習——即那些在許多人看來是好的事物是一種什么樣的事物呢?因為,如果有人把諸如明智、節制、正義、堅定這樣一些事情視做真正好的,他在首先抱有這種認識之后就將不耐煩聽任何與真正好的東西相牴牾的事情。但如果一個人首先把那多數人認為好的東西理解為好的,那么他就可能把喜劇作家所說的東西作為真正適合的東西來傾聽并欣然接受。這樣,甚至多數人也覺出這差別。因為如果不是這樣,當我們聽到有關財富、有關促進奢侈和名聲的手段的巧妙和機智的說法時,就不會覺得刺耳也不會從一開始就加以拒絕了。那么,接著問問我們自己,你是否重視這些事物,是否認為它們是好的?是否在心里抱有對它們的既定看法之后喜劇作家的話還可以恰當地應用于它們——那占有它們的人,由于純粹的富足卻沒有辦法使自己得到安寧。

        我是由形式和質料組成的,它們都不會消逝為非存在,正像它們都不可能由非存在變為存在一樣。那么我的每一部分就都將被變化帶回到宇宙的某一部分,并將再變為宇宙的另一部分,如此永遠生生不息。我也是通過這樣一種變化的結果而存在,那些生我的人也是,如此可以按另一方向永遠追溯下去。因為沒有什么使我不這樣說,即使宇宙是根據無數變革的時代所管理的。

        理智和推理藝術(哲學)對于它們自身和自身的工作是一種自足的力量。它們是從一個屬于它們自己的第一原則起動的,它們開辟它們的道路直到那規定給它們的終點;這就是為什么這種活動被稱為正確活動的原因,這個詞表示它們是沿著正確的道路行進的。

        這些事物決不應當被稱為是一個人的東西,它們不屬于一個作為人的人。它們不需要人,人的本性也不允諾產生它們,它們也不是人的本性達到其目的的手段。因而人的目的并不在這些事物之中,那有助于達到這一目的的東西也不在這些事物之中,幫助對準這一目的的東西就是那好的東西。此外,如果這些事情中有什么確屬于人,一個人輕視和反對它們就是不對的,那表現出他不想要這些事情的人也就不值得贊揚,如果這些事物的確是好的,那么不介入它們的人也就不是好的。但是現在,一個人使自己喪失這些事物或類似事物愈多,甚至他被剝奪這些事物,他倒愈能耐心地忍受這損失,并在同樣的程度上是一個更好的人。

        你慣常的思想要像這樣,你心靈的品格也要是這樣,因為靈魂是由思想來染色的。那么用一系列這樣的思想來染你的靈魂:例如,在一個人能夠生存的地方,他也能在那里生活得很好。他必須住在一個宮殿里嗎?那好,他在一個宮殿中也能生活得很好。再考慮每一事物無論是為了什么目的構成的,它的構成都是為著這一目的的,它都被帶往這一目的;它的目的是朝著它被帶往的方向的,在那目的所在的地方,也存在著每一事物的利益和善:那么理性動物的善就在于社會,因為我們是為社會而造的,這已在前面說明過了。①低等的東西是為高等的東西存在的,這不是很明白嗎?而有生命的存在都是優越于無生命的存在的,而在有生命的存在里最優越的又是那有理性的存在。#p#副標題#e#

        尋求不可能的事情是一種發瘋

        尋求不可能的事情是一種發瘋,而惡人不做這種事情是不可能的。

        沒有什么一個人天性不可忍受的事情對那個人發生。同樣的事情發生于另一個人,或是因為他沒看到它們的發生,或是因為他表現一種偉大的精神而使他保持堅定和不受傷害。那么無知和欺瞞竟然壓倒智慧就是一種羞愧。

        事物本身不接觸靈魂,甚至在最低程度上也不;它們也沒有容納靈魂之處,不能扭轉或推動靈魂,靈魂僅僅轉向和推動自身,做出一切它認為適合的判斷,這些判斷是它為自己做出的對呈現于它的事物的判斷。

        就我必須對人們行善和忍受他們而言,在這方面人是最接近我的存在。但就一些人對我的恰當行為形成障礙時,人對我就變成了那些中性的事物之一,不亞于太陽、風或一頭獸。確實,這些人可能阻礙我的行動,但他們并不阻礙我的感情和氣質,而這些感情和氣質具有限定和改變行為的力量。由于心靈把每一障礙扭轉為對它活動的一個援助,以致那是一個障礙的東西變成對一個行為的推進,那是一道路上屏障的東西卻幫助我們在這條路上行進。

        尊重那宇宙中最好的東西,這就是利用和指引所有事物的東西。同樣,也要尊重你自身中最好的東西,它具有跟上面所說的同樣的性質。因為那利用別的一切事物的東西也在你自身中,你的生活受它指導。

        那不損害國家的事情,也不會損害公民。對所有看來是損害的現象都來應用這一規則:如果國家不受其損害,那我也沒有受到損害。但如果國家被損害,你不要對損害國家的人憤怒,而是向他展示他的錯誤。

        經常想想那存在的事物和被產生的事物變化和消失得多么迅速。因為實體就像一條湍急地流動的河,事物的活動處在不斷的變化之中,各種原因也在無限的變化之中起作用,幾乎沒有什么是保持靜止的??紤]那接近于你的東西,那所有事物都消失于其中的過去和未來的無盡深淵。那么,那自得于這些事物或為它們發愁、把自己弄得很悲慘的人不是很傻嗎?因為這些事物僅僅煩擾他一段時間,一段短暫的時間。

        想想普遍的實體,你只占有它很少的一部分;想想普遍的時間,你只分到它一個短暫和不可分的間隔;想想那被命運所確定的東西,你是它多么小的一部分。

        別人對你做了錯事嗎?讓他去注意它吧。他有他自己的氣質,他自己的活動。我現在有普遍的本性要我有的,我做我的本性現在要我做的。

        讓你的靈魂中那一指導和支配的部分不受肉體活動的擾亂吧,無論那是快樂還是痛苦;讓它不要與它們統一起來,而是讓它自己限定自己,讓那些感受局限于它們自身而不影響靈魂。而當這些感情通過那自然地存在于作為一個整體的身體之中的別的同情而出現于心靈之中時,那么你決不要拼命抵制這感覺,因為它是自然的,而是不要讓自身的支配部分對這一感覺加上認為它是好的或壞的意見。

        和神靈生活在一起。那不斷地向神靈表明他自己的靈魂滿足于分派給他的東西的人,表明他的靈魂做內心的神(那是宙斯作為他的保護和指導而賦予每個人的他自身的一份)希望它做的一切事情的人,是和神靈生活在一起的。這就是每個人的理解力和理性。

        你對患有狐臭的人生氣嗎?你對患有口臭的人生氣嗎?你怎樣善待這一麻煩呢?他有這樣一張口,他有這樣一個腋窩,這種氣味來自這些東西是很自然的。——但據說他有理性,如果他用心想一下,他能發現他為什么冒犯了別人。——我希望你滿意你的發現,那么好,你也有理性,用你的理性能力來刺激他的理性能力,向他指明他的錯處,勸誡他吧。因為如果他肯聽,你將醫治他,但沒有必要生氣。你非悲劇演員亦非*……

        正像你離去時你不想死……所以在此生活是在你的力量范圍之內。但如果人們不允許你,那么就放棄生命吧,并仍表現得仿佛你沒有受到任何傷害。這屋子是煙霧彌漫的,我就離開它。但你為什么認為這是什么苦惱呢?只要沒有什么這種東西迫使我出去,我就留下,自由自在,無人阻止我做我所欲的事,我愿意做那符合理性和社會動物本性的事情。

        宇宙的理智是社會性的。所以它為高等的事物創造出低等的事物,并使它們與高等的事物相互適應。你看到它怎樣使高下有序,相互合作,分配給每一事物以它適當的份額,把它們結合到一起使之與那最好的事物相和諧。

        你從此將如何表現于神靈、你的父母、兄弟、孩子、教師、那些從小照顧你的人、你的朋友、同胞以及你的奴隸呢?要考慮是否你從此要以這樣一種方式表現于所有人,使人可以這樣說你:

        一個在行為或語言中不犯錯誤的人。①

        你要回憶一下你經歷過多少事情,你一直能忍受多少困苦,你的生命史現在告終,你的服務現在終止;你又見過多少美麗的事物,你蔑視過多少快樂和痛苦,你拒斥了多少所謂光榮的事情,你對多少心腸不好的庸人表示過和善。

        無能和無知的靈魂怎么會打擾有能力和有知識的人呢?那么什么靈魂有能力和有知識呢?那知道開端和結尾的,知道那隱涵在整個實體和在全部時間中以確定的時代(變革)管理著宇宙的理性的靈魂。

        很快,你就將化為灰塵,或者一具骷髏,一個名稱,甚至連名稱也沒有,而名稱只是聲音和回聲。那在生活中被高度重視的東西是空洞的、易朽的和瑣屑的,像小狗一樣互相撕咬,小孩子們爭吵著、笑著,然后又馬上哭泣。但忠誠、節制、正義和真理卻:

        從寬廣的大地飛向奧林匹斯山。①

        如果感覺的對象是容易變化的,從不保持靜止;知覺器官是遲鈍的,容易得到錯誤的印象;可憐的靈魂本身是從血液的一種噓氣,那么還有什么使你滯留在此呢?是為了在這樣一個空洞的世界里有一個好名聲。那么你為什么不安靜地等著你的結局,不論它是死亡還是遷徙到另一國家呢?直到那一時刻來臨,怎樣才是足夠的呢?難道不就是崇敬和贊美神靈,對人們行善,實行忍耐和節制;至于那在可憐的肉體和呼吸之外的一切事物,要記住它們既不是屬于你的也不是你力所能及的。

        如果你能走正確的道路,正確地思考和行動,你就能在一種幸福的平靜流動中度過一生。這兩件事對于神的靈魂和人的靈魂,對于理性存在的靈魂都是共同的,不要受別的事情打擾。好好地堅持正義的氣質并實行正義,這樣你就能消除你的欲望。

        如果這不是我自己的惡,也不是我自己的惡引起的結果,公共福利也不受到損害,為什么我要為它苦惱呢?什么是對公共福利的損害呢?

        不要不加考慮地被事物的現象牽著鼻子走,而是根據你的能力和是否對他們合適而給所有人以幫助;如果他們蒙受無關緊要的物質上的損失,不要把這想象為是一種損害。因為這是一種壞的習慣。但當這個老人,當他離去時,回顧他撫育的孩子的巔峰時期,記住這是巔峰時期,你在這種場合里也要這樣做。

        當你在講壇上呼喚時,人啊,你忘記了這些事物是什么嗎?——是的,但它們是這些人強烈關心的對象——那么你自己也要這樣愚蠢地對待這些事物嗎?——我曾經是一個幸運的人,但我失去了它,我不知道怎么辦。——但幸運只意味著一個人給自己分派了一種好的運氣:一種好運氣就是靈魂、好的情感、好的行為的一種好的配置。

    責任編輯:和諧中國網
    亚洲全黄无码一级网站